「許英才」:修訂間的差異

出自竹園Wiki
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
[未檢查的修訂][未檢查的修訂]
(wikify():..."[:])
(資料已匯入至許英才(Q227)
 
(未顯示由 2 位使用者於中間所作的 3 次修訂)
行 1: 行 1:
{{teacher}}
{{老師資訊框}}
{{簡介 老師
澎湖人,馬公高中、臺灣師範大學公訓系(現為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)、三民主義研究所畢業
|image=
|nickname=
|subject=公民
|jobs=退休教師
|class=否
|live=退休
|education=否
|edustatus=國立臺灣師範大學三民主義研究所<br/>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公民訓育學系<br/>國立馬公高級中學
}}
[[File:Aut_t.jpg|right]]
*澎湖人,馬公高中、臺灣師範大學公訓系(現為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)、三民主義研究所畢業,已退休,上課時常誇耀自己「全臺灣沒人比我會教公民」、「我不客氣的說,依我的程度,去大學教課也完全沒問題」、「有時候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要被你們糟蹋,我退休後去大學或其他學校兼課還可以領三份薪水...」(據說臺南市某知名天主教女中及某大學曾邀請他去上課)。
*其教學風格獨特且認真,寫版書相當漂亮,用自己的投影片上課,課本絕對垃圾化。評價兩極,非常要求上課規矩,記得第一天來上課的第一句話就是「把公民課本拿去退掉!」因為他覺得他的講義是最好的。
*地位不容絲毫侵犯, 曾經表示「 只要是我上課的內容就不能不聽」, 曾有學長以其上課時常談起家務事等為反駁理由, 於下課後遭其狂吼訓斥
*對於金錢非常不在乎。曾經有某班小老師在學期最後一堂課一疊講義錢拿給他,但他似乎完全忘了,據說後來直接當做額外收入捐出。
*有一次心血來潮,教導大家如何在旅行中把衣服擰乾教了一節課。
*時常談起的內容諸如「我在闈場裡的日子」 以及 「我那兩位女兒」
*有時講課講到激動處會拿黃色粉筆畫個大圓(真的超圓的)以為佛光普照,自己是聖人。
*身體有經過鍛鍊,渾身肌肉。
*曾說自己可能「英才」早逝。
*常常會針貶時事,甚至是學校內的大小事項。說澎湖應該獨立,自己要成為澎湖王,許多人稱呼他為「火雲邪神」或是「英才上人」。
*與前校長張逸群有著血海深仇,但常說自己跟校長是好麻吉,叫學生不要挑撥他們的感情。
*曾有班級極度崇拜英才,在黑板右邊畫他的頭像放了一學期。
*師公級人物,學生是數學科張立群老師、彭威銘老師。
*最喜歡講的一句話:「這都是阿共的陰摩啦」。


== 教學風格 ==
* 獨特且認真,寫版書相當漂亮,用自己的投影片上課,課本絕對垃圾化。評價兩極,非常要求上課規矩,記得第一天來上課的第一句話就是「把公民課本拿去退掉!」因為他覺得他的講義是最好的。
* 上課時常誇耀自己「全臺灣沒人比我會教公民」、「我不客氣的說,依我的程度,去大學教課也完全沒問題」、「有時候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要被你們糟蹋,我退休後去大學或其他學校兼課還可以領三份薪水...」(據說臺南市某知名天主教女中及某大學曾邀請他去上課)。
* 有時講課講到激動處會拿黃色粉筆畫個大圓(真的超圓的)以為佛光普照,自己是聖人。
* 時常談起的內容諸如「我在闈場裡的日子」 以及「我那兩位女兒」。


[[分類:公民科]]
== 個性 ==
* 地位不容絲毫侵犯,曾經表示「只要是我上課的內容就不能不聽」,曾有學長以其上課時常談起家務事等為反駁理由,於下課後遭其狂吼訓斥。
* 對於金錢非常不在乎。曾經有某班小老師在學期最後一堂課一疊講義錢拿給他,但他似乎完全忘了,據說後來直接當做額外收入捐出。
* 身體有經過鍛鍊,渾身肌肉。
 
== 軼事 ==
* 有一次心血來潮,教導大家如何在旅行中把衣服擰乾教了一節課。
* 曾有班級極度崇拜英才,在黑板右邊畫他的頭像放了一學期。
 
== 言論 ==
* 最喜歡講的一句話:「這都是阿共的陰摩啦」。
* 曾說自己可能「英才」早逝。
* 常常會針貶時事,甚至是學校內的大小事項。說澎湖應該獨立,自己要成為澎湖王,許多人稱呼他為「火雲邪神」或是「英才上人」。
 
== 人際 ==
* 師公級人物,學生是[[張立群]]老師、[[彭威銘]]老師。
* 與前校長張逸群有著血海深仇,但常說自己跟校長是好麻吉,叫學生不要挑撥他們的感情。

於 2019年10月5日 (六) 09:37 的最新修訂

許英才
Aut t.jpg
臺南一中老師
科目 公民科在資料儲存庫項目編輯
任職狀況 已退休在資料儲存庫項目編輯
學歷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三民主義研究所
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公民訓育學系
國立馬公高級中學在資料儲存庫項目編輯

澎湖人,馬公高中、臺灣師範大學公訓系(現為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)、三民主義研究所畢業

教學風格[編輯 | 編輯原始碼]

  • 獨特且認真,寫版書相當漂亮,用自己的投影片上課,課本絕對垃圾化。評價兩極,非常要求上課規矩,記得第一天來上課的第一句話就是「把公民課本拿去退掉!」因為他覺得他的講義是最好的。
  • 上課時常誇耀自己「全臺灣沒人比我會教公民」、「我不客氣的說,依我的程度,去大學教課也完全沒問題」、「有時候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要被你們糟蹋,我退休後去大學或其他學校兼課還可以領三份薪水...」(據說臺南市某知名天主教女中及某大學曾邀請他去上課)。
  • 有時講課講到激動處會拿黃色粉筆畫個大圓(真的超圓的)以為佛光普照,自己是聖人。
  • 時常談起的內容諸如「我在闈場裡的日子」 以及「我那兩位女兒」。

個性[編輯 | 編輯原始碼]

  • 地位不容絲毫侵犯,曾經表示「只要是我上課的內容就不能不聽」,曾有學長以其上課時常談起家務事等為反駁理由,於下課後遭其狂吼訓斥。
  • 對於金錢非常不在乎。曾經有某班小老師在學期最後一堂課一疊講義錢拿給他,但他似乎完全忘了,據說後來直接當做額外收入捐出。
  • 身體有經過鍛鍊,渾身肌肉。

軼事[編輯 | 編輯原始碼]

  • 有一次心血來潮,教導大家如何在旅行中把衣服擰乾教了一節課。
  • 曾有班級極度崇拜英才,在黑板右邊畫他的頭像放了一學期。

言論[編輯 | 編輯原始碼]

  • 最喜歡講的一句話:「這都是阿共的陰摩啦」。
  • 曾說自己可能「英才」早逝。
  • 常常會針貶時事,甚至是學校內的大小事項。說澎湖應該獨立,自己要成為澎湖王,許多人稱呼他為「火雲邪神」或是「英才上人」。

人際[編輯 | 編輯原始碼]

  • 師公級人物,學生是張立群老師、彭威銘老師。
  • 與前校長張逸群有著血海深仇,但常說自己跟校長是好麻吉,叫學生不要挑撥他們的感情。